<pre id="cj1do"><dl id="cj1do"></dl></pre>
  • <output id="cj1do"></output>
    <output id="cj1do"><ins id="cj1do"><thead id="cj1do"></thead></ins></output>
    1. <s id="cj1do"><p id="cj1do"><button id="cj1do"></button></p></s>
    2. Esquire

      時尚造就先生
      先生定義時尚

      時裝

      堅挺多年,這位時裝巨匠的品牌也沒逃過被收購的命運
      2018-07-24 15:30 來源:時尚先生網

      對于設計師 Dries Van Noten ,時裝界從來不吝惜溢美之詞。

      設計師Dries Van Noten

      設計師界的謙謙君子、提花織夢之手、 A man of little ego and big ideas ,每一個都書寫著無盡的期望和褒獎。

      1999年出版的

      有關Dries Van Noten的書籍

      同名品牌 Dries Van Noten 更是為數不多被寄予厚望的獨立品牌,在這個設計師品牌紛紛被奢侈品巨頭收購的年代, Dries 堅挺了許久,不為資本和趨勢所動,即使背后沒有強大的財團做支撐,甚至在聲名顯赫的品牌也要倚靠網絡和名人效應以達到覆蓋式傳播和發酵時, Dries 對社交媒體也表現的并不熱絡,鮮有爆炸性聯名和名人做噱頭,只靠獨樹一幟的設計成為浮華中的一個“異類”。

      Dries Van Noten

      SS 2019 MENSWEAR

      做獨立設計的優勢在于自己掌握品牌的形象輸出和成衣設計,而如今資本至上,快消費和大眾時尚占據了主流版面,真正肯花心思和時間做衣服的設計師該何去何從?

      被財團收購成了設計師品牌延續命脈的一支雞血,即使是這樣一位聲名顯赫的設計師,依舊無法逃過個人品牌被收購的命運,早些時候 Dries Van Noten 深陷財務危機、尋找融資、或被收購等消息接踵而來。

      直至今年六月份,有消息稱 Dries Van Noten 將多數股權出售給西班牙奢侈品集團 Puig , Dries Van Noten 本人仍持有少數股份,并繼續擔任首席創意官和董事會主席。這預示 Dries 將對品牌形象、成衣設計等不再擁有絕對主導權。

      L:Puig CEO Marc Puig

      R:Dries Van Noten

      表達惋惜之余,更多人的失望則是出于對 Dries Van Noten 的情感,這位低調神秘的設計大師,雖然聲名顯赫,卻鮮少將個人生活暴露在采訪和公眾視野中,直至去年上映的紀錄片《 DRIES 》,才向公眾首次展示了他工作和生活的細致段落。

      通過導演 Reiner Holzemer 的鏡頭, 365 個日夜,記錄了 Dries Van Noten 包括男女裝四個系列的創作過程,從埋首設計的工作室到他新古典主義的花園宅邸,凝聚成一個更具象真實的 Dries Van Noten ,也讓愛他設計并愿為此買單的人群更接近這個內心細膩的男子。

      Dries Van Noten工作中

      Dries 1958 年出生于自比利安特衛普一個裁縫世家,祖父是一位傳統的裁縫,父親也擁有自己的男裝店,小時候就跟隨父親參加巴黎、米蘭、佛羅倫薩各大時裝周,之后從事服裝設計也在情理之中。

      18 歲時進入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 )學習服裝設計,并繼承了家族世代相傳的裁縫手藝,1980年順利畢業。

      畢業后的一段時間, Dries 都并沒有做出什么大的動靜,談及他的聲名鵲起,避不開“安特衛普六君子”的序曲,這個陣營由皆來自比利時的六位設計師組成,其他五位分別是 Ann Demeulemeester 、 Walter Van Beirendonck 、 Dirk Van Saene 、 Dirk Bikkembergs 和 Marina Yee (每一位都值得重新開題,細細解讀)

      The Antwerp Six

      1986 年,在沒有資金和影響力的境況下, Dries 與安特五普六君子的其他五位,在倫敦時裝周官方秀場外舉辦了一場“露天”時裝秀,意外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 Dries 也收獲了來自奢侈品百貨公司 Barneys New York 的一筆小訂單。

      走紅之后他并未一心擴大品牌,加大廣告宣傳和系列發布。而是將品牌植根于安特衛普,不做高級定制, Dries 在采訪中表示他并不喜歡那些只展示但不在商店出售的衣服。每年只做四個“成衣系列”,并在安特衛普 Nationalatraat 街區開設了一家名為 Het Modepalei 的旗艦店,也成為 Dries 教徒打卡必去地之一。

      位于安特衛普街區的Het Modepaleis

      他的設計中,多數人最愛的還是那份堅持,不管是女裝還是男裝都沒有對潮流的妥協,幾日年如一日鐘情繁復的提花,隨時間和系列的豐富,品牌呈現出一脈相承的風格。

      Dries Van Noten show Details

      這些設計是實用可穿的,色彩、圖案、輪廓經過細碎整合,恰到好處的貴氣,隆重但讓人覺得舒服,帶著不敷衍也不做作的高貴感。

      Show Details|Menswear 

      Show Details|Women

      從秀場布置到服裝細節,花卉都是 Dries 的設計中不能缺少的元素,也許是浪漫的天性使然,他善于將花的多面性轉換成靈感,再以包容的形式表現其特殊魅力。

      1999 S/S Menswear 

      2014 S/S Menswear

      2014 年 Dries Van Noten 曾在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舉辦了名為“ Inspirations (靈感)”的作品展,就曾向世人展示過這些提花的精妙, 2015 年將展覽移回家鄉安特衛普再舉辦。

      展后出版的同名書籍

      Dries 從事時裝行業三十年有余,但依舊對舉辦時裝秀充滿敬畏和熱情,去年在巴黎時裝周舉辦了自己的第一百場大秀,主題是對品牌歷史的致敬,也是對之前所做的一個總結, Dries 集結了曾經在 1992 至 2017 為品牌走過秀的超模,猶如一場時光之旅,讓人為之動容。

      Dries Van Noten 2017 F/W

      上個月 Dries Van Noten Menswear 2019SS 在巴黎男裝周舉辦,在這個節骨眼依舊維持水準,值得高亮。

      Dries Van Noten

      2019S/S Menswear 

      西裝套裝是挑戰設計師品味的一個標尺,從紋路、剪裁、肩線,都能看出一個人的 Taste ,太過隆重與輕佻都容易失敗,而 Dries 向來擅長在平鋪直敘中滲入式表達,嚴絲合縫的褲腳、剪裁松弛利落,紳士智慧由內而外。

      Dries Van Noten

      2019S/S Menswear 

      以及讓人眼前一亮的、大膽不失水準的色彩把控,驚艷卻不媚俗,與透明、漆皮、反光的新型材質結合,這些原本街頭感花俏的元素也變得未來、高段位。

      Dries Van Noten 

      2019S/S Menswear

      那些手掌紋印花的襯衫和衛衣像是迎面走來的精致少年感,沒有人能拒絕信手拈來的時髦。

      Dries Van Noten 

      2019S/S Menswear

      還有無處不在向丹麥設計師 Verner Panton 的致敬,變換著形式的蒸汽波浪爬上衣角,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

      Dries Van Noten 

      2019S/S Menswear

      窺探 Dries 的浪漫情懷除了成衣系列,他位于比利時花園居所 Ringenhof 同樣值得細品,這座 19 世紀的“老宅”似油畫般雋永,是隱匿在都市之外的平靜,讓人心神向往。

      寓所呈現出兩種景致,室外是自然氣息十足的花園綠蔭,室內卻一片精致復古,古式綢緞、吊燈,雕花樓梯,藝術氛圍濃重。

      不同于老佛爺的冷簡未來、 Raf 的簡約內斂, Dries 的住宅則質樸歸真,這也與他的設計呈現出一脈相承的調性。

      Dries 曾在他的第一百場大秀采訪時說:“ I decided not to make a big event of it,I just thought about going back to the essence of A show-models,lights,chairs. ”或許這就是一個真正設計該關注的東西。

      雖然如今收購已成定局,很多業內人士也表示看到這一消息是痛惜的,又一位大師對資本的妥協之舉,甚至能預料到之后品牌將大肆發展包袋、配飾、香水甚至化妝品來刺激消費,或是在設計中順從潮流的討好之路。

      但話說回來,如果在內部確實不足以支撐設計師創作和品牌發展的現實因素下,要延續其命數,投靠財團也是無奈之舉,我們也只能帶著美好的希冀祝愿 Dries 的下個階段有好前程。

      另言之,即使被收購大部分股權,像 Dries 這樣的設計師依然是值得細細解讀和寄以期望的,未來也許會有更多身不由己的獨立設計師品牌加入被收購的隊伍。但無論形勢怎么天翻地覆,時裝,都先是一門藝術,再是一門生意

      文:Oyster / 編輯:紅先森 / *部分圖片來自于網絡



      今日推薦

      點擊置頂 重庆时时彩内部开奖号
      <pre id="cj1do"><dl id="cj1do"></dl></pre>
    3. <output id="cj1do"></output>
      <output id="cj1do"><ins id="cj1do"><thead id="cj1do"></thead></ins></output>
      1. <s id="cj1do"><p id="cj1do"><button id="cj1do"></button></p></s>
      2. <pre id="cj1do"><dl id="cj1do"></dl></pre>
      3. <output id="cj1do"></output>
        <output id="cj1do"><ins id="cj1do"><thead id="cj1do"></thead></ins></output>
        1. <s id="cj1do"><p id="cj1do"><button id="cj1do"></button></p></s>